当前位置:首页 > 内容详情

《姐夫那些年》周天浩秦晓曼(经典女频)全文无删目录2023已更新(今日/信息)

2023-04-18 17:10:08 作者:关注公众号《方时阅读》回复“晚安”阅书
修改  | 投诉  | 刷新  |  买帖 | 
*凤凰网科技讯 ,2023年.据路透社报道:
*热门小说《姐夫那些年》《浩然之气》周天浩秦晓曼(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小说)

*最新章节_劲爆全文阅读,txt完整版下载,全章节小说。

*(未删减+无弹窗+无广告)更多言情完结版小说资源抢先看正版。

【以下内容非原文,原文请扫上方二维码获取】


周天浩秦晓曼

【以下内容非原文,原文请扫上方二维码获取】

bA.rEXuecN。COM

 “姓王的!你就是不配当男人!这么点责任和担当都没有,你不仅不配当男人,而且压根就不配活着!你不是说会给我想要的生活吗?请问你连房子都不给我买,我跟你怎么生活!连最基本的生活都保障不了,我何来安全感!更就不要说幸福感!因此这房子你买也得买,不想买那也得买!而且就买我家门口,省的像我妈说的,你那天将我打死,我娘家人还不知道!”</p>

    王富贵听到被活活打死,气的恨不得将手中的烟嚼的吃了,心想哥哥我为一个女人,死皮赖脸的追了四年,现在好不容易追到手,娶回家变成媳妇了,怎么可能活活打死,再说哥哥我虽然不是学法律的,但是哥哥我好歹还上了几天学,不至于是个法盲,难道不知道杀人偿命,简直太奇葩了,他猴哥的以前是,男追女隔堵墙,女追男隔层纱,而哥哥我讨个媳妇,不仅隔着一套房,还有一个要命的丈母娘,照这样下去的话,自己跟李茜两的爱情恐怕,很难走进结婚的坟墓,直接就快终止,因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两个人之间隔着的不是纱!不是墙!不是丈母娘!而是一个银河系,于是咬了咬牙冷笑着说</p>

    “好了!既然你这么说,我配不配做男人,你说了不算,但是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你,我配不上你,这个我说了算!你找个能给你买房的人,过你想要的生活的人去,我不当你的绊脚石,以后就不要联系了!再见!”</p>

    李茜听到这里彻底泪崩,恨不得将脚下的水泥地,跺成粉末性骨折,气的呼哧呼哧的说</p>

    “骗子!请问你就是这么对我负责的吗?请问你凭啥要跟我分手?请问咱们两个人,现在是谁在这里胡搅蛮缠?”</p>

    王富贵将还有半截的烟,狠狠地戳在烟灰缸,心想没错我是说过,会对你负责到底,但是咱们说好,一起白头到老,现在头发还没白,你将一头乌发染成了黄的,说好要坐在自行车,永远抱着我的腰,坐在院子的桃树下,春天赏鸟语花香,夏季乘凉数星星,秋季品尝爱的味道,冬季荡秋天晒太阳,现在你却跟我要楼房,请问桃树栽在楼房里吗?因此不是我不对不想负责,而是你不想让我再负责,于是冷笑了一下</p>

    “对不起,爱不需要理由,但是分手一个理由足够了,那就是我买不起房,养不起你,不想当上门女婿!完美的爱情,不代表幸福的婚姻!多说无益好聚好散再见!”</p>

    说完之后王富贵将电话挂掉,直接将李茜拉入黑名单,心想当自己从采气三厂,遣返回学校的时候,这段感情便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,因为没有物质支撑的爱情,那就是空中楼阁,灰飞烟灭只是时间的问题,而你却说后半生养活我,本想直接给你说,哥哥我不是吃软饭的,可是当时因为你刚到杭州实习,为了照顾你的情绪,藕断丝连的又发半年短信,直到今天才明白,你说后半生养活我,不是准备让我吃软饭抬不起头,而是准备让我吃夹生饭,没事干去当上门女婿,活活的胀死我,哥哥我再不济,与不至于一辈子,混的穷的娶不上媳妇,直接是没有睡醒。</p>

    王富贵想到这里,再次点了根烟,心想哥哥我为了这个女人,差点将自己的后本身搭配进去,苦苦经营了三年多,没想到最终还是败给你了现实,可就在这会,门岗曹伟走进一把推开门,瞅了一眼有些诧异的说</p>

    “哥们吃饭了,你还呆这里干啥!”</p>

    王富贵长叹一口气,顺手将被子一拉说</p>

    “你赶紧吃去,我今天饱着!”</p>

    曹伟瞅着王富贵满脸苦大仇深的样子,抿了抿嘴本想说,吃饭不积极,思想有问题,但是毕竟他刚来大家伙不是很熟,万一被骂一顿,那么自己可就太不划算了,于是淡淡一笑,轻轻地将门关上朝食堂走去。</p>

    王富贵气的翻了翻眼睛,心想吃饭!吃饭!一天到晚的就知道吃饭,请问你将你养的肥头大耳的,过年有不能杀,除了浪费粮食,请问有啥意义,可是当他正在酝酿睡觉的时候,没想到门岗张浩一把将门推开</p>

    “曹伟,走吃饭!你小妈在食堂等你着!”</p>

    王富贵瞬间无语,心想他猴哥的,这帮领导未免也太欺负人了,沿河湾集输站分配来,十个人为啥偏偏将哥哥我分到门岗房宿舍,害的哥哥我想睡个觉都不行,可是自己刚来,以后每天都要面对,关系搞的太僵了,对自己没啥好处,于是咬了咬牙说</p>

    “曹伟,刚走了!怎么他妈来了吗?”</p>

    张浩噗嗤一笑,瞅着王富贵极其滑稽的表情,有些哭笑不得说</p>

    “哥们,你简直太有才了!我说的他小妈,那是他女朋友,食堂服务员王翠花!大家伙都去吃饭了,你怎么不去吃饭啊!”</p>

    王富贵刷的一下脸红到耳根,心想不管咋样,哥哥我好歹也是个见过世面,混迹情场多年的高数,怎么会连连这样的黑话都听不懂,直接将人丢到姥姥家了,看来真的是被气糊涂了,于是极其难为情的笑着说</p>

    “噢,原来是这样啊!你赶紧去吧!我今天不饿,他刚刚出去!”</p>

    张浩做个鬼脸,轻轻的将门关上,朝食堂跑去,王富贵则躺在被子上,从2005年那个电话,想着自己跟李茜,每一个美好的瞬间,随之揉了揉眼角的泪花,长叹一口气睡着了。</p>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后,王富贵跟吕阳几个人来到会议室,像往常一样嘻嘻哈哈的聊着天,等待着安全员过来,进行安全教育培训的时候,突然前几天从杨山输油站接他们到沿河湾集输站的副站长李向明,乐呵呵的走进会议室。</p>

    李向明瞅着会议室里,一帮萎靡不振的年轻小伙子,瞬间气不打一处来,扶了扶眼镜说</p>

    “你们一个个坐的,东倒西歪的怎么回事!到底是来这里安全培训的,还是来这里聊天的,还有没有点员工样子!一点组织纪律性都没有!